用户名:密 码:注册|找回密码设置首页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 首页 > 财经要闻 > 产业经济 > 何为“有为”的产业政策?

何为“有为”的产业政策?

发布时间:2019-10-10 01:23来源:凤凰彩票网采集侠字号:

 “产业政策:总结、反思与展望”再讨论暨图书发布会近日由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北京大学出版社和北大博雅讲坛共同主办。会议正值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成立之际,《产业政策:总结、反思与展望》一书的主创人员及各界关注产业政策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进一步就产业政策的关键问题展开深入的讨论。
 
  谁是产业政策的显微镜
 
  “据我观察,没有一个发达国家在没有产业政策的支持下能继续保持领先。”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未来如何增加我们对产业政策的认识,提高政府在制定产业政策时候成功的概率,减少失败的概率”才是对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有更大帮助的议题。“如果你没有显微镜,大概很难看到细菌。但是你不能说自己用肉眼看不到细菌,就反对人家发明显微镜。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新结构经济学是产业政策的显微镜,它的作用是帮助我们判断什么产业正处于存在潜在比较优势的阶段,弄清楚政府如何帮助企业家控制市场失灵,将比较优势快速变成竞争优势。”
 
  “一个的国家市场化越完善,对产业政策的需求越小;在赶超中的国家,对产业政策的需求越大;在工业革命的交互阶段,因为环境存在不确定性,该国需要更多的产业政策;受经济规模的影响,大国的产业政策受外部因素的压力越大。”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部长赵昌文认为,影响产业政策主要有以上四个因素。他表示,未来产业政策的转型思路要按照可接受性和管用性的原则,实现产业政策“总量要减少,有效性要提升”,同时要确立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他还提出一个“大国产业政策交集的并集”的概念,认为中国的产业政策应该从各国已经存在的产业政策中寻求最大公约数,同时要具有少量的中国特色。 本文来自织梦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发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渊提出对产业政策的讨论应该考虑三个语境,一是将产业政策放在更长的时间和更大的空间上来审视,二是针对中国的产业政策要做进一步的反思和完善,三是在当下中美贸易冲突和WTO改革的大背景下,需要考虑国际规则和国内产业政策的对接问题。
 
  产业政策是动态的
 
  “谈产业政策必须要研究产业,产业政策应该是动态的。”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贺俊教授认为,美国政府不是选产业,而是把大量资金投入通用技术,是选土壤,让花自己成长。而相比之下,中国的补贴其实是给企业的奖励,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补贴。
 
  中兴大城智库首席经济学家李晓鹏提出,中国的产业政策有两个很重要的层面,一个是中央层面,一个是地方层面。与中央的产业政策不同,地方政府的实际操作过程中空间形态的变迁,是产业政策的一个大抓手,因为市场失灵在很多情况下就出现在空间的协作上。通过分析义务小商品市场的演变,他认为,义乌是一个很好的有为政府和有效市场结合的典型,而且地方政府在产业政策方面的变化速度是不逊于市场主体的。

dedecms.com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陈玲以平台经济为例,探讨了在新经济的背景下,如何界定政府和市场的边界问题。她认为,平台本身不仅是市场主体,也是市场基础设施。在数字经济和平台经济里,算法就是法律,就是制度,就是政策,而平台企业就有制定政策、制定法律的权利。从这个角度看,政府和企业的边界实际上是进一步的融合了。因此,面对新经济,如果用原有的产业政策,包括鼓励和监管的政策,实际上会把一个新型的产业治理成一个传统的产业,这是非常不利的。所以从公共管理学的角度,需要研究和反思,面对新的平台经济,政府如何与企业一起制定新型的产业政策。
 
  产业政策也要适时退出
 
  “对产业政策有效性的实证研究要限定时间和背景。”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郭克莎教授认为,有些政策开始是有效的,若没有及时退出,就会形成产能过剩。若要继续推进产业结构的调整升级,产业政策的消减和完善仍要依靠政府。
 
  关于产业政策退出的问题,博海资本首席经济学家兼投资总监孙明春提出了两个概念:一是政策的退出,二是退出的政策。对于前者不仅要讨论成功政策的退出,也要讨论错误政策的退出;对于后者就是要考虑是否有必要用产业政策加速一个行业的退出,是由市场还是由产业政策来指导。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四个多小时的讨论在夜幕降临中结束。“此次的讨论对新结构经济学的发展很有帮助,我们会吸收大家的观点,进一步完善新结构经济学。”林毅夫总结道。 copyright dedecms

(财经窝小编:财经窝)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